欢迎您来到织梦58办公家具!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诉讼请求为确认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
时间:2019-06-14   编辑:

  被告方当庭出示6份调查意见书,被调查的6位对象均赞同拆迁。孙自伟在质证阶段说,“对于这一利国利民的项目,绝大部分(被征收对象)都是赞同的。”

诉讼请求为确认淮政[2018]50号《淮阳县人民政府关于征收北关沟(北二环—古蔡河)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建设用地范围内房屋的决定》违法并予以撤销

  被告方出示了一份财政支出凭证的复印件,以表明2018年12月18日,淮阳县财政国库支付中心向淮阳县乡镇财政国库支付中心乡镇自有资金账户转账5000万元,用途为北关沟补偿款。

  翟星理告诉上游新闻,该项目的土地征收工作仍在进行,翟家院外通往大路的路口处已经被围挡围住,且翟家的水、电、天然气仍未恢复供应,拆迁办也没有修复翟家受损的房屋。

  2018年12月31日,界面新闻记者翟星理通过自媒体发表了《当父亲遇到拆迁》,此后又发表了《当父亲遇到拆迁续:爸,我要为你打一场美好的仗》,《当父亲遇到拆迁(三)庭审记》。这三篇文章引起舆论关注。

  庭审中,双方辩论的焦点在于淮阳县作出征收决定的程序是否违法。原告方认为,淮阳县政府存在诸如作出征收决定前并未征求公众意见、召开听证会、未进行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工作、补偿费未全额到位、专户专储、专款专用等诸多违法情形。

  淮阳县委书记马明超2018年5月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鉴于历史教训,不能搞面子工程,拿不准时宁可不做。看准一件做一件、成一件,就要经得起人民的考验和历史检验。水系公园、生态景观,这些基础性建设,我相信以后也不会有大的改变,用科学的方法做事,比较准、比较实。”

  “虽然县政府征收决定被判违法,但不意味着我们家的问题解决了。事实上,拆迁补偿工作至今没有下文,我准备把全家带到福建生活,给我爸换个新环境,重新评估病情并继续治疗。”翟星理说。

  中院判决,县政府征收决定违法

  父亲生病后,翟星理赶回家中代替父亲与拆迁办工作人员沟通。录音显示,拆迁办副指挥长、城关镇镇长耿宝勇说:“此次拆迁不怕任何人挑法律上的毛病。”拆迁办工作人员表示,翟父出院之前,翟家房屋的拆迁工作暂停。

上一篇: 马明海在临床实习期间      下一篇: 习近平:不敢有丝毫自满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